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650 吴昌硕 过云楼藏吴昌硕信札 (册页八十九开)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 尺寸 尺寸不一
作品分类 古籍善本>书札文牍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RMB  3,800,000-4,8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近现代书法专场 拍卖时间 2019-12-18
拍卖公司 上海朵云轩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9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出版:
一、《海派代表书家系列作品集·吴昌硕》,第46-56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06年12月。
二、《过云楼藏吴昌硕信札》,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17年9月。
三、《吴昌硕全集·文献卷二》,第3-46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18年。
说明 纸本 册页八十九开
释文:
一、佳菊移到,四坐皆馨。公之画我赊矣,明日之游必大乐,弟未能同行者,以连日病骨楚耳。专此鸣谢,即颂西津先生安。弟俊顿首。贵上六老哥。
二、樱桃花秾艳可掬,当以好诗供䍩,东瀛之游,不过如是。谢谢。岁朝图来稿甚好,容缓即涂缀,复颂西津先生道安。弟俊顿首。贵上大老哥。
三、西津先生:弟于初四日忽作寒疾,今晨起床,面胀如皷,明日之叙只能坿分,不能亲到,敬祈转达。温廉二公偏劳之处为感弥已,此恳即颂道安。弟俊顿首。
四、一鹤亭亭我故交,轻肥裘马悬匏。淞潮翦罢长春树,忘却孤山有一巢。海隅呼酒记停舟。同听秋笳病未瘳。欲赋兵车无健笔,商量移梦过沧州。奉怀。鹤翁即乞指正。大聋。

重新认识吴昌硕
吴昌硕(1844-1927)是中国近代书画、篆刻的一代宗师。本次朵云轩秋拍一批吴昌硕重要信札精彩呈现,不得不说是对吴昌硕其人其艺的重新认识。
这批吴昌硕致顾麟士等人信札,共计79通,84页。其中除3通信札无上款,3通的上款分别为“简翁”、“曹大老爷”和“金心兰”三人外,其余73通信札全是顾麟士上款。
顾麟士(1865-1930),字西津,一字筠邻,号鹤逸、西津渔父、一峰亭长,因以“鹤庐”名其室,又号鹤庐主人,家中排行第六,又常署“顾六”款,苏州本地人。其祖父顾文彬(1810-1889),是晚清时期苏州著名的收藏家,家有“过云楼”,收藏之富,甲于吴下。顾善画山水,被称为“吴中画苑推为祭酒”;更以怡园主人的身份创立“怡园画集”,与当时吴中和海上名家等人交流画艺,吴昌硕便是其中的主要成员,号称“怡园七子”之一。
这批吴昌硕信札从其书法风格和内容分析,大约是吴昌硕四十多岁至六十岁这段时间,个别信札属晚年所写。这批信札的发现不仅大大丰富了研究吴昌硕这一时期的活动的一手资料,展现吴昌硕艺术成长的过程,以及他与顾麟士的深厚交谊。
1882年以后,中年的吴昌硕举家定居苏州,开始了自我艺术探索。这时的行草书一方面受到金文、石鼓文的影响,强调情感的流露,纯任自然,行笔愈加有迅疾之势,结字更富有欹侧之态。
这批写给顾麟士的尺牍,每封都行笔流畅,一气呵成,毫无造作之气,其中几封信中晚年书法面目已初见端倪。从信中行文的特点和异体字的使用上,也与吴昌硕的习惯相同。其语言是典型的吴氏表达方式--谦逊、朴实、诚恳、直率,我们在读这些信札时,会明显感到这种行文风格。
这批尺牍书写的年代应在1890年至1912年之间,即吴昌硕四十余岁到六十余岁的时候,个别信札可能晚到七十岁所写,这也与其书法风格所对应的年龄相一致。
这批信札大部分是吴昌硕写给顾麟士的,吴氏虽年长顾氏二十一岁,但二人因金石、丹青而结缘,志趣相投,交谊深厚。吴昌硕在苏州期间,在生活和书画创作方面都曾得到顾麟士的照顾和帮助,因此吴昌硕对顾麟士一直心存感激。
吴昌硕中年在苏、沪时期顾麟士多方面的帮助照顾,这是前人编写吴昌硕传记时没有提到,或虽有言及,却述之未详的。
从信中顾麟士所赠物品看,既有花卉和新鲜水果,也有各种饭菜美食。此时的吴昌硕开始吸食鸦片烟,来缓解病痛的折磨,还邀请顾麟士一同来抽,而顾氏也为他提供上好的烟膏。这在各家所着吴昌硕的传记中,很少提及。
其中所言“芙蓉”、“黑饭”即鸦片的别称,当时顾麟士曾馈赠给他上好的烟膏,吴昌硕狂吸鸦片以止痛,但效果不明显,说明其骨痛之甚。顾麟士给予吴昌硕的帮助既有精神上的,又有物质上的。这不仅缓解了吴氏生活上的困难,更使他在精神上得到了极大的安慰;吴氏对此的感激之情,亦溢于纸端。二人的真挚友谊可见一斑。
这批信札中还有一部分内容,提到了吴昌硕在上海、苏州时期与众多朋友交往的事情,很多顾麟士也参与其中,并为吴昌硕提供帮助,这对我们了解他在这一时期社会生活环境,以及他与作品上款中涉及到的人物的关系,具有借鉴和补充的作用。
信札中,吴昌硕与顾麟士谈论最多的是书画方面的事情。吴昌硕虽年长于顾麟士,但能勇于承认自己在绘画方面的不足,并在鉴定及创作上虚心向其求教;而顾麟士亦能将家中收藏慷慨的提供给吴昌硕临摹、借鉴,甚至对一些吴昌硕不擅长的题材,为其捉刀代笔、起画稿;此外,二人在自己作品的市场买卖中,更是彼此照应,替对方讨取润银。凡此种种事迹,于这批信札中皆有记载。
其中吴昌硕借摹顾家收藏,而顾麟士对他的帮助不可或缺。从信中可以看到吴昌硕临学绘画的一些细节,他不仅反复临摹,挂在墙上时时琢磨;不仅学各家的绘画技巧,更细心体会画中所蕴涵的气韵,实践着他“画气不画形”的创作理念。
吴昌硕不仅在临摹古画时,求助于顾麟士的收藏,在绘画创作和鉴定上也虚心向他请教。在他眼中,顾麟士家富收藏,得历代名家真迹而学之,乃是画学正统,而自己学画无所师承,希望顾麟士能时时指教。在鉴定方面,吴昌硕也从顾麟士那里受益良多。顾麟士是当时吴中首屈一指的鉴定家,吴昌硕的信中常有鉴定的问题与顾麟士探讨。
二人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在山水画的创作、书画鉴定和画史研究上,顾麟士是吴昌硕的老师;在书画生意上,二人又是亲密合作的朋友,他们的合作包括互求字画、代收润银,顾为吴代笔等,信札中对这些内容也有涉及。
吴昌硕对顾麟士所求字画,则有求必应,而且颇为上心,无不显示出吴昌硕对顾麟士要求的重视。吴昌硕奉顾麟士之命在其所画山水册上题字,则反映了二人以书画论交谊的朋友关系。
以前我们只知道吴氏晚年有其学生、儿子为其代笔,信中提到顾麟士为吴昌硕代笔:一种是顾麟士画,吴昌硕题款、盖印;另一种是吴昌硕的画稿,由顾麟士补全完成;最后一种是顾替吴起稿,再由吴昌硕自己完成。
可见,顾麟士对吴昌硕的帮助是周到细微的,而吴昌硕对顾麟士心存感激,他们是逸趣相投的朋友,在书画艺术领域,他们的交往是平等的、相互信任的。
这批信札集中书法价值、史料价值在吴昌硕一生作品中都堪称经典,为我们深入探究吴昌硕在生活习惯、日常交往、情绪变化、以及艺术探索和成长等各方面的丰富细节。我们在此期待这样的重量级作品能够为吴昌硕作品的藏家,或者相关机构收藏,让更多的认识吴昌硕的艺术魅力。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